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免费资料大全 > 一场记忆犹新的堂会戏

http://allaroundrc.com/thx/82.html

一场记忆犹新的堂会戏

时间:2019-08-04 11:2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堂会戏权利戏

  我到天津的第二年,就看到两天精采的堂会,是齐耀琳、齐耀珊(他们都是省长)的老太太的华诞,在河北奉直会馆表演。记得有杨小楼的《落马湖》,龚云甫的《钓金龟》,梅兰芳的《天女散花》,刘鸿声的《探阴山》……那天坐在十几排,齐斐章(他是天津县知事,行五,背后都叫他齐五,其时父亲冠英公在财务厅任制用科科长,和齐五有往来,据父亲说:“齐老太太最喜好这个小儿子,所以住在天津”)把我领到第三排,正好一出武戏唱完,刘鸿声《探阴山》扮包公出场,以前我听过他的老生戏,我认为是反串,就目不斜视地听这出,当唱到,“都只为那柳金蝉屈死可惨……”,那么高的调门,一点不费劲,“柳金蝉”三字正站在我对面唱,感觉震耳朵,我欢快得叫起好来。齐五问我:“听得过瘾吗?刘鸿声的老生戏价格300元,花脸400元,这可给唱花脸的扬眉吐气啦!”我问:“能否由于反串加100元?”答:“他本来是票友下海,搭小叫天的班唱花脸,后来本人成班唱老生,大红,连老谭都怵他一头,今天你赶上这出,耳福不浅。”

  刘鸿声之《碰碑》

  下面是王凤卿的《华容道》,他扮的关公与南方分歧,是揉脸,身材凝重,听说是程长庚(按:瑶卿对我说,他们曾把汪桂芬请抵家里教戏,每月50两,凤卿的《文昭关》、《取成都》、《华容道》、《钓金龟》……都是汪亲授,但汪桂芬暗示不要师徒称号,仍以弟兄相等)一派。在城楼上导板:“背地里笑诸葛用兵不到……睁开了丹凤眼细心观瞧……”字重,腔简,味厚,嗓音高亢沉着,如饮醇酒,我以前听过他的《取成都》、《文昭关》,老爷戏是第一次,唱做都有分量,有气宇。

  以前听过龚云甫的《行路训子》、《打龙袍》,嗓音都不抱负,那天他唱《钓金龟》:“叫张义我的儿听娘教训”,嗓音出格利落索性,得了合座彩,当前,一句一个好。我听两个老头儿说:“龚处(其时票友下海都称‘处’,如上海丹桂第一台孙派(菊仙)老生双处,戏单上就写双处,其实他叫双阔庭)今天嗓子好,我们耳福不浅。”当前姚玉芙告诉我:“昔时承华社如贴《探母回令》,要外约陈德霖(太后)、龚云甫(余太君)每人50元,龚云甫的嗓子时好时坏,但分缘好,碰到嗓子欠安时,观众从未叫过倒彩。”

  龚云甫、慈瑞泉之《钓金龟》

  下面是梅兰芳的《天女散花》,他其时才20几岁。“观世音满月面珠开妙相……”连唱带做,身材是照昆曲的老实设想的,最初圆场连走三个风筝翻身。

  10余年后,我在上海一次宴会上,同席有盖叫天、梅兰芳,那天盖五爷对梅先生说:“民国初年,你第一次来上海,一炮而红,唱的是《彩楼配》、《玉堂春》、《汾河湾》……但我并不服气你,由于你是靠扮相、嗓子,第三次来,我看了你的《天女散花》,才晓得你是有真功夫的,我其时对同业说:这个戏只要我能演,没有结实的功底是要不上好的。”

  梅兰芳之《天女散花》

  大轴是杨小楼的《连环套》,钱金福的窦尔敦,有三场戏最出色:一场是黄天霸见彭朋,报门而进,接念:“漕标副将虚职总兵黄天霸告进”,这时马褂上的马蹄袖放下,低首躬身,不寒而栗地绕一小圆场,这里表示了汗青上付与黄天霸的奴性。当朱光祖盗钩回来,他厉声怒斥朱光祖的神志,又充满了逼迫患难弟兄的气焰万丈。另一场是拜山时,与窦尔敦对白,脸上不竭变换脸色,当念到:“愚下保镖路过马兰关口……”,如长江大河,飞跃磅礴,这一段早已脍炙生齿,无需再作引见。

  这个戏粗略计较,至多看过20余次,窦尔敦换过多人,郝寿臣、金少山、侯喜瑞等。

  (《京剧艺术在天津》)

  《影视文娱,戏剧曲艺》举报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打算”来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邀你共品!

  TA的最新馆藏

  张承志:《油菜花》

  《城南旧事》:北平在成为北京前,事实有多诱人?

  二三十年前农家孩子夏季糊口 水泵前玩水 渠里面泅水

  张伯驹说他功罪参半:卢芹斋的藏品人品?

  游走北京“九爷府”,和什刹海恭王府一样,怎样结局竟这么惨

  北京鲁迅故居恢复开放 房间内陈列均维持原样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