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堂会戏 > “堂会戏”演出中那些事儿

http://allaroundrc.com/thx/51.html

“堂会戏”演出中那些事儿

时间:2019-08-01 04:4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期刊/会论说文

  “堂会戏”表演中那些事儿

  “堂会戏”是戏曲(次要是京剧)表演的一种形式, 降生于清代,流行于清末民 初。这种表演形式是指由豪 门巨室小我出资,邀请演员 于年节或喜庆之日在私宅内, 或假饭庄、会馆、戏园为自家 作专场表演。一场昌大的堂 会戏,往往集中本地和外埠 的一些出名演员,从下战书一 直演到来日诰日凌晨。民国后,“堂 会戏”虽然逐步式微,但并未 隔离,甚至延宕鼎新开放的 年代,有的富户和私营企业家 还在宅邸为本人的事业昌盛, 或为其父母寿日举办大小形 式不等的“堂会戏”表演。 清末民初流行“堂会戏”, 北平(北京)、天津、上海 等大城市尤甚。能够说,当 年活跃在舞台上的浩繁名伶, 都热衷此道,很少有不演“堂 会戏”的。这是为何?缘由是 对于豪门巨室和达官权贵来 说,这是“显摆”的机遇和 糊口享受的需戛对于梨园、 演员来说,一场“堂会戏” 的收入往往数倍于泛泛的业 务表演,这是一笔很可观的 “堂会戏" 表演中那些事儿 经济来历,所以乐此不疲。昔时的梨园都是私营,经济上“自收自支”,不像此刻的一些国营剧团由 国度包发工资或“差额拨款”,所以他们必需多演 多创收。 以京城为例,梨园多,表演“堂会戏”的机遇也多。 规模较大的梨园,每年总要表演几十场“堂会戏”。 清光绪初年,每场“堂会戏”起码可收入纹银几十两, 多达一二百两,民国成立之初,每场可达数百两纹银。 整个民国期间,“堂会戏”更为兴隆,每场“堂会戏” 可收入一两千元。所以昔时京城的梨园班名中多用 等吉利夸姣的字样,以广兜揽。特别是,梨园演“堂会戏”除正式戏价收入外,有时还有一些赏钱,如 加演“跳加官”。“跳加官”指的是“堂会戏”演 出中,如碰到达官权贵前来旁观,非论台上演到何处, 必需顿时遏制,一演员迅疾扮一“加官”上场,手 执写有“一品当朝”字样的轴辐,一边舞动一边展现, 暗示接待和祝愿。这时,参加之人必然欢快地出赏钱, 每次一至五两纹钱。有时一场“堂会戏”中能跳十 几回,以至几十次,赏钱数目相当可观。 有“京剧船埠”之称的天津卫,“堂会戏”更 为昌隆。戏曲界素有“北京学戏、天津成名、上海 挣钱”之说,即谓,一个演员在北京学戏出科后, 降生于清代 崮fF;{崭三民初 北京学戏 天津成名 上frt-.f争钱 万方数据 天津的堂会戏 价码盖过京城 演戏有底线 并非给钱就演 想要成名,必需到天津表演,若是得不到天津观众的 承认,那是出不了名的。出名后才能到上海表演挣大 钱。所以,天津不只历来名角云集,并且“堂会戏” 也多。据《京剧艺术在天津》一书记录,天津的“堂 会戏”次要分4种形式: 一是旅津同亲堂会。如1931年4月3日,江苏 同亲会举行团拜,假永安饭馆开恳亲会,并在明星戏 院演戏,旅津江苏同亲每人出3元,包厢有潘复(前 国务总理)等,表演剧目为荀慧生的《醉酒》李万春 的《狮子楼》、梅兰芳的《宇宙锋》、王少楼的《二 进宫》等。因梅兰芳是江苏人,他是权利表演,不取 报答,同亲会送他500元发给排场和随行人员。 二是军政要人堂会。这种环境良多。如1931年1 月14日潘复之季子在曹锟府邸结婚,请京津名伶演“堂 令》,侯喜瑞的《连环套》,胡碧兰的《玉堂春》等等。1931年6月14日,段祺瑞、吴光新两家假明星戏院合 办庆寿“堂会戏”,王瑶卿之女王文茜演《贺后骂殿》, 小翠花等加盟。 三是巨商富贾堂会。如1931年3月5日天津殷商 孟洛泉(山东章丘人)80岁寿辰,其侄也在此日为花 甲之庆,又兼孙儿结婚。孟家邀请京、津所出名伶表演。 除余叔岩因病未到外,京、津名伶大都加入。双寿一喜, 不吝铺张,大办堂会凡10日,贺客多达数千人,共耗 资30万元,是天津戏曲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堂会戏” 表演。 四是士绅名人堂会。这种环境更多。如1930年3 月3日至4日,陆宗舆之妻郑纪诗40岁寿辰,在其 日租界协昌里本宅表演小型“堂会戏”,由同咏昆曲 研究社名票表演两天,表演了《断桥》《汉宫惊魂》《学 梅园惊梦》等。1934年8月17日,津门闻人 王伯龙36岁寿辰,其弟片子明星王元龙来津,假永 安饭馆款待亲朋,姑且搭台,请天津票友界表演了《铫 期》《汾河湾》《坐宫》《斩颜良》等。 天津的“堂会戏”比京城价码还高。民国初期, 名伶在天津演“堂会戏”一天一夜,收入不外两三千 元,1920年当前,涨至6倍以上。其时梅兰芳、余叔 岩、杨小楼被誉为“戏界三杰”,凡“堂会戏”无此 3人,即谓“不敷光彩”。这3人在20年代前后,规 刘喜奎便装照 定在北京演“堂会戏”,大 戏800元,小戏600元,而 在天津却再增三分之一,还 要另加4管(管吃、管住、 浩繁名伶广演“堂会戏”,天然是为了糊口,但 有一些有节气的名伶,演“堂 会戏”是有底线的,并非“给 钱即演”,而是对峙操守, 连结人格威严。这在戏曲界 不胜枚举。 京剧、河北梆子演员刘 喜奎(1894—1964),河北南 台,擅演剧目《鸿鸾禧》《辛安驿》《打樱桃》《茶花女》 等。1913年她到北京,声誉 日隆,与鲜灵芝、金玉兰并 称“女优三杰”。她是中国 第一个表演新戏的女演员, 为人耿直,在北洋军阀的迫 害下,傲雪欺霜,深受同业 恭敬。因不胜骚扰,1921年 她27岁时愤然退出舞台,过 上了隐居糊口,直到解放后 万方数据 才被周总理寻找到,请她到 中国戏曲学校(今中国戏曲 学院前身)任教。因昔时刘 喜奎在戏曲界名气大,再加 上抽象俊美,成为达官贵人 争逐的对象。 北洋军阀期间,有个叫 陆锦的陆军总参谋长,因他 在天津当特务时就认识了刘 喜奎,所以当了陆军总参谋 长当前,就发生了拥有刘喜 奎的邪心。一天,他通过警 察局,先把刘喜奎的化妆师、 管衣箱的以及乐队人员都抓 到了差人局,作为强逼刘喜 奎驯服的前提。然后又摆下 酒宴,把刘喜奎的三叔接来 北京,诡计通过她三叔的劝 诱使她上钩。可是当他把刘 喜奎请来的时候,才发觉这 是不克不及使她改变意志的。 刘喜奎看到陆锦的卑劣 手段,忍不住怒火中烧,随 手就把客堂里的八仙桌子推 翻了,桌子上的大盘、小碗、 杯子、盏子碎满了一地。这 时,陆锦不得不出来向她求 饶地说道:“刘大姑,我服 了你,你快请回吧!”说完,把刘喜奎放了归去。 有一次,袁世凯用的表面请刘喜奎去唱 “堂会戏”。刘喜奎说,唱戏能够,但必需承诺我两 个前提:一是不去内宅,二是她扮戏的房里目生汉子 不许进。袁世凯承诺了这两个前提。 到了演“堂会戏”那天,刘喜奎来到中南海, 被放置在一个零丁的房间化妆。就在她化妆的时候, 突然有人进来说: “总统请刘喜奎到大厅。” 刘喜奎想:让我去拜客吗?我刘喜奎从演戏以来没有 这个习惯,这是对我的职业的一种侮辱!由于你官大 吗?你官大我看不上,我对你无所求,因此也无所 惧。拿我当玩物来取乐吗?叫我去陪酒清唱吗?办不 接着,刘喜奎带着警戒的表情来到大厅,一看喜世凯正在那里打麻将,气就不打一处来。只见 袁世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的四周有汉子也有女 人。刘喜奎心想,既然是你袁世凯找我,我就冲着你 袁世凯而来。她走到袁世凯身边说: “你叫我有什么 袁世凯如梦初醒,一会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发问给愣住了,只得不再说唱“堂会戏”的事,忙改口道: “没有什么事呀!”刘喜奎愤慨地说:“没事儿叫我 干什么?”说着,一顿脚就走了。 袁世凯讨了个败兴,去世人面前感觉很难堪,只 好自我解嘲地说:“这伶人好难斗!” 被誉为京剧“后三鼎甲”之一的汪桂芬(1860一 1906),绰号“汪大头”,湖北汉阳人,七岁学艺, 嗓音高亢,唱腔激越,长于表达悲愤激昂大方的感情,形 成别具一格的“汪派”,擅演老生戏《文昭关》《取成都》 《战长沙》,兼演老旦戏《钓金龟》。他是一位不畏权 贵、不肯侍奉达官贵人的演员。他视王公帝后为小儿, 不肯为他们办事,不肯为他们操纵,不图他们的财帛, 真正做到了富贵不克不及淫、贫贱不克不及移、威武不克不及屈。 因而,对唱“堂会戏”,他是十次被召九次不到的人。 由于如许,他就获咎了那些有势力的人,所以经常不 得不过逃出亡。京师里有些人晓得了他的脾气,所以 请他唱戏时往往带着打手和金银,软硬兼施,强迫他 去唱。他迫于势力,不得已只好跟着前往。但在途中 他老是找机遇逃跑。有时候即便化了妆,他也半途逃 我服了你 你快请回吧 这伶人好难斗 万方数据 戏毫不唱除非军机大臣 为我存候才行 有一次,内务府的一个官员召请汪桂芬唱戏,他坚定不去。内务府大臣继禄骂他说:“真不知长进!” 他却说:“奴才若是长进,早就当了皇帝大臣。就因 为不成才,才做了俳优!” 还有一次,清廷里有一位亲王要看戏,派人去传 谭鑫培和汪桂芬两小我。谭鑫培(1847-1917),湖北人, “谭派”第二代,嗓音悠扬含蓄,有“小叫天”之称(他 的父亲谭志道是“谭派第一代”,工老旦,嗓音脆亮, 高亢悠扬,有“叫皇帝”之称,所以谭鑫培艺名叫“小 叫天”),也是“后三鼎甲”之一。他二人此次都请 假了,没有参加。亲王传闻两小我都没参加,就大怒 起来。他号令手下的人说:“他们不来,把他们给我 抓来!”亲王的随从们接到抓人的号令,顿时到了谭 鑫培、汪桂芬的住处,不大一会儿就抓来了。他们把谭、 汪两小我绑在两边的柱子上,一个绑在右边,一个绑 在左边。 亲王要挟地说道: “你们如果承诺给我唱戏,我 就顿时放了你们:你们若是不承诺,就别想归去!” 两小我听了当前都没有措辞。过了一会儿,谭鑫 培有点儿受不住了。他对亲王说:“你就把他放了吧! 我可认为你唱戏。” 亲王见谭鑫培承诺唱戏,心里很欢快,就给他松 了绑。可是此时的汪桂芬,仍然怒容满面,强硬不平。 亲王再次问他唱不唱,他厉声地回道:“此头可断, 戏毫不唱!” 在一些“堂会戏”表演中,有些演员本不出于情愿,而是被逼无法。前边提到的谭鑫培,被抓后无法承诺 为亲王演戏,是为了成全同业汪桂芬。在其他一些场 合,谭鑫培虽然也违心演过“堂会戏”,但也充实显 示出本人的人格威严,毫不受辱。当然,如许做的成果, 在封建统治时代必然带来幸运。 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为恭喜袁世凯五十寿辰, 宫廷决定演“堂会戏”。其时的军机大臣那桐等人都 加入了。戏提调端方找到谭鑫培说:“今日是项城(袁 世凯)五十寿日,你可否连唱两出,为我辈减色呢?” 谭鑫培回覆说:“若是令我唱两出,能够,但有个条 件,除非军机大臣为我存候才行!”那桐在旁边听到了 这些话,当即屈一膝对谭鑫 培说:“老板赏光!”谭鑫 培一见那桐跪下了,不由哈 哈大笑起来,于是演唱了两 民国4年(1915),又是为袁世凯祝寿表演。清宫 尽量召集京中的名演员入 宫,但谭鑫培、孙菊仙都没 有到。最初,九门提督把他 们两人挟持而来。一路上, 谭鑫培放声大笑。表演时, 提督号令他演《新安天会》 (《安天会》本来是出自《西 万方数据 纪行》第五至七回的保守剧 目,演孙悟空被玉皇大帝封 为齐天大圣的故事。袁世凯 复辟帝制后,命人编写《新 安天会》一剧,表示孙悟空 大闹天宫后,逃回水帘洞, 侵扰中华,自命“东方德国 威廉第二”,面部化妆还专 门贴上两撇小胡子,以此影 射孙中山。)。对这种含沙 射影、逆汗青潮水而动的剧 目,谭鑫培坚定拒演。提督 没有法子,只好依着他的意 见演了《秦琼卖马》。表演 竣事后,谭鑫培不辞而去, 大笑着走出新华门。抵家后, 人们问他为什么大笑。他说: “我不肯‘小叫’,莫非就 不许大笑吗?”鄙视显贵之 情溢于言表。 虽然谭鑫培是不畏豪强 的,但最终仍是遭到豪强的 毒害。1915年,谭鑫培在上 海表演后回京,身心怠倦。 1916年冬天,他由于有病在 身,所以表演一概回绝。但 是,广东督军陆荣廷来北京 时,步军统领左堂袁德亮、 差人总监吴炳湘在那家花圃 接待他时,却硬要谭鑫培去 唱“堂会戏”。谭鑫培婉言 回绝了。其时,谭鑫培的孙 子(一说名“谭霜”,一说 名“双儿”)正与人打讼事 被官府拘留收禁着。气恼了的军 阀派人对谭鑫培说:“若是 你愿演戏,万事皆休,并可 但不克不及释放你的孙子,还要拘系你入狱!” 在这种豪强的强压下,谭鑫培带着病痛强打精力 表演了一出《洪羊洞》(反映杨家将悲剧的剧目)。 表演竣事后, 他对人说:“国号民主,为什么刁悍 如斯。不自在,毋宁死!”不意到了后台,他竞晕倒。 回家当前,气积于肠,病势愈来愈重,在1917年5 月与世长辞了。 一位艺术大师,就如许在豪强的毒害下分开了人 旧时梨园表演,虽然也有现成的脚本,但在表演中,分歧门户的演员对一些唱念做打处置上各有不 同,比好像是一出《女起解》,梅、尚、程、苟“四 大名旦”扮的苏三上场后都唱“苏三离了洪洞县”, 而“四小名旦”之一的张君秋扮的苏三上场却唱“低 头离了洪洞县”。时至今日,如看京剧《女起解》表演, 如若苏三上场后唱“垂头离了洪洞县”,必定是“张 (君秋)派”传人无疑。不像文革中大演“样板戏” 的年代,一词、一字甚或一句唱腔的长短,必需与“样 板戏”完全一样,若有改动,必招致“窜改样板戏” 的罪名而遭批斗。而在旧时梨园表演中却不如许霸 道,常有分歧场所演员改词改唱腔的环境,改变得还 很是得体,显示出演员的聪慧和才情。 汪笑侬(1858—1918),北京人,近代出名京剧演 员、剧作家。他曾担任河南省太康知县,因其天性刚直, 被罢官后投身戏曲界。他文化程度较高,才情过人, 《雁门关》剧照陈德霖饰萧太后(中) 不自在 毋宁死 改词改唱腔 因地制宜 万方数据 这一改 不只合适剧情 并且合文押韵 羊入虎口 改为 鱼儿就逮 尤善作诗、对“对儿”、改戏词。有一次在上海,有人 出了一个上联“三春三月三”,无人能对出,汪笑侬略 加思索,对出“半夏半年半”,四座惊佩。 汪笑侬有一个同业伴侣叫刘永春(1875-1926), 北京人,出名演员,工铜锤花脸。二人各自带团表演, 合作激烈,但不分昆季。刘永春很是自傲,很想找机 会难为一下汪笑侬。刚巧有一天一个会馆请他二人去 演“堂会戏”,刘永春演曹操,汪笑侬演县令陈宫。 二人上场后,刘永春想,机遇来了,给他个难堪。按 剧情划定,曹操杀了吕伯奢一家,陈宫弃官随曹操出 走,路上二人骑着马边走边唱。曹唱“八月中秋木樨 香”,陈接唱“行人路上马蹄忙”。刘永春为了难为 汪笑侬,居心改字改辙唱道“八月中秋木樨开”,汪 笑侬一听,刘永春要来幺蛾子了,再接唱“马蹄忙” 必定不可。但他并没有被难住,而是情急智生,顿时 改词改韵,唱道:“弃官抛印随他来。”这一改,不 仅合适剧情,并且合辙押韵,观众一片赞赏声。 陈德霖(1862—1930),北京人,工青衣。他演 戏不尚花哨,唱工严谨,咬字精确,擅演《彩楼配》《玉 堂春》《金水桥》《南天门》《雁门关》《四郎探母》 等唱工剧目。有一次,陈德霖为慈禧太后在宫中表演 《玉堂春》,饰演戏中的苏三。当演到《三堂会审》 一折,苏三被解到都察院时,见都察院威武森严、杀 气腾腾,令人毛骨悚然。这时候,她有几句唱词是“来 在都察院,举目往上观。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战 心又寒。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唱到这儿,崇公 道按剧情划定问她:“比作何来?”苏三接着唱的原 词该当是“羊入虎口,有去无还”。但这时候陈德霖 @1986年7月,河北省艺术学校应邀赴京加入“复兴河北梆子”表演期间 长文作者(左)与“苟派”名旦剥峨敏扳谈戏曲立异问题 看见座席上慈禧太后的眼神盯着他,他灵j 把“羊入虎口”改成 儿就逮”。他为什么 改呢?本来慈禧太后 疑,陈德霖晓得她是 (1834年)生,属羊 犯疑招来横祸,所以京 入虎口”改为“鱼儿落 从此,无论哪个 《玉堂春》,都唱“鱼儿 及至北京出书社1985 的《京剧大观》和19: 版的《新编京剧大观 也都是“鱼儿就逮” 词。不外,勇于立异 院一级演员,退休前京戏校校长),早在: 80年代末表演《玉堂; 就改回了“羊入虎口 者昔时采访时曾问她 何改回?”答日:“ 需要忌‘羊’了。” 义务编纂 邮箱xiaojie@wsjh 万方数据 “堂会戏”表演中那些事儿 作者: 作者单元:刊名: 文史精髓 英文刊名: Gems 2014(3)援用本文格局:王德彰 “堂会戏”表演中那些事儿[期刊论文]-文史精髓 2014(3)

  “堂会戏”表演中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