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堂会戏 > 堂会戏_百度百科

http://allaroundrc.com/thx/37.html

堂会戏_百度百科

时间:2019-07-31 00:57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堂会戏,指小我出资,邀集演员于年节或喜寿日在私宅或假饭庄,会馆,戏园为自家作专场表演。旧时,京都权要富豪或有钱人家举办喜庆宴会时,请艺人来表演扫兴,认为面子荣光,以此款待亲朋,谓之堂会戏。当时不只有京剧、昆曲,还有杂耍和曲艺,如刘宝全魏喜奎骆玉笙等都曾应审问会的表演。

  conrmunal gathering for celebration

  《孽海花》

  江西会馆、奉天会馆、织云公所

  从“戏码”来分

  从报答来分

  从时间来分

  京城堂会戏

  上海堂会戏

  明、清期间

  清道(光)咸(丰)

  1931年

  1936年

  抗日和平期间

  [conrmunal gathering for celebration] 旧时家里有喜庆事邀请艺人来举行的表演会。

  旧时富贵人家逢喜庆等事,将演员邀至家中表演。

  《孽海花》第三十回:“那天是内务府红郎中 官庆 家的寿事,堂会戏唱得很是热闹……那一回的堂会,差不多把满京城的名角都叫齐了, 孙三儿 天然也在其列。”徐迟《牡丹》:“连续两年,内战炮火连天,白叟却带着娇妻在剧院中进出。中外名戏,主要的堂会,四大名旦,能看的都看到了。”

  办堂会戏要有供表演的戏台,还要有供大摆宴席的处所。旧时的堂会戏次要有以下几种:

  一、本人家有戏台,有大的房子院落的。如晚清那桐中堂,在金鱼胡同有“那家花圃”。又如蒙古那彦图王爷在宝钞胡同那王府里设有戏台,院落也大。他们的堂会就在本人的宅第里举办。

  二、本人家没有戏台,院落也不算大的,就要选择有戏台的饭庄办堂会。如什刹海的会贤堂,金鱼胡同的福寿堂,隆福寺街的福全馆,北新桥石雀胡同的增寿堂,西单牌坊报子街的聚贤堂,前门外取灯胡同的同兴堂等。

  或选择有戏台的大院落办堂会,如江西会馆、奉天会馆、织云公所等。

  三、本人家有院落但无戏台的,为办堂会戏就要在本人家里姑且搭设戏台。

  四、也有租戏园子演堂会的。这两类人当属新贵。

  五、有的官方人士办堂会戏,就用公家的会堂,若何应钦在北京为其母办寿,就在中南海。

  王公人家,高官显宦的堂会,多演大戏。小一些的宅门和梨园行,办个华诞满月,多唱些皮电影或杂耍。小宅门限于经济前提,梨园行则是由于本身是唱京戏昆曲的,想换一换口胃。

  姑且搭戏台,必需具备并列的正院和跨院。至多有五六十间衡宇,才能在不妨碍日常平凡家庭栖身利用的环境下,选择一个最大的院落搭台。临近戏台的衡宇则作后台,别的还要无为男女宾客别离摆席的大厅。摆席的大厅能够不在演戏的院落内。演戏院落的正厅作寿堂,工具配房为女宾看戏的处所。院中搭棚,是男宾看戏的处所。这棚和戏台都用的是正轨建筑材料,搭得像一座富有粉饰性的剧场。宾客进入这座姑且剧场,先到寿堂拜寿,仆人按例在旁陪着还礼,然后款待入座看戏。院中宾客席的陈列体例是如许的:一张方桌,反面并列两把官帽椅,两侧各有两张风雅凳。这一桌、二椅、四凳,合称一份“官座”。在正厅台阶下,摆布对称各摆若干份“官座”,两头留出一条过道。桌有大红绣花桌围,椅有大红绣花椅垫、椅披,凳有大红凳套。在若干份“官座”的前面陈列若干排春凳(别名二人凳,相当于两张风雅凳的面积),一排一排地不断摆到台前,也有大红羽纱凳套,但不设桌子。午前开戏,晚饭后若是继续表演,习惯上称为“带灯”或“灯晚”。凡“带灯”则午晚两宴之外,还款待一次点心,称为“灯果”。不另设宴,只是在看戏的处所每桌摆若干碟甜包子、肉包子、黄糕、小八件之类。茶则随时改换。

  清末民初,直至北平沦亡前,王府与小康之家的喜庆堂会多是请分歧规模的电影班演唱,光彩大的有全本戏,表演月余。排场小的则几天。当时常应堂会的电影班有“庆民升”、“和顺班”、“德顺班”、“义和班”等10余个。电影则是驴皮电影的简称,剧目按照本家点校而演,多为吉利喜庆的剧目。请名演员出演堂会的费用昂扬,如曾任北京电灯公司襄理的清宗室宝叔鸿,在为其父墨琪(润西)70大寿时办堂会,花了六千块现大洋。其时一所通俗四合院的价钱也不外四五百元,宝叔鸿请人的一唱,就唱进去十多所房产。

  从“戏码”来分

  全包堂会,全由本家点戏。分包堂会由演员自行决定戏码。

  从报答来分

  演员唱堂会戏的戏份要比唱停业戏的戏份超出跨越一两倍。有的名角碰到演堂会戏时,居心索要很高的报答。由于既办喜庆宴会,本家是不吝出钱的。个体演员,由于与本家相关系,也有不要钱的。梅兰芳先生唱堂会戏时因为名望高,报答是很高的。可是他在画家王少农(烂柯山樵)家唱堂会戏,就不要钱,只需一张王少农画的画。在王少农80寿辰办堂会戏时,梅兰芳表演了《麻姑献寿》,演完后王少农为梅兰芳画了一张《梅兰图》。

  堂会戏,虽然只供亲朋抚玩,不合错误外,可是由于堂会戏表演的都是好戏,是在剧场里不容易看到的,有的是新排戏(如梅兰芳的《洛神》、尚小云新排的《玉堂春》等)。有的名角在剧场已不常表演了,但在堂会中表演(如余叔岩在萧振瀛家堂会演《盗宗卷》)。基于上述各种缘由,所以有些京剧快乐喜爱者为了听出好戏,常有给本家出个份子混入抚玩的。至于托亲友,找关系,想听堂会戏的,更是不胜枚举。办堂会戏的本家在堂会戏表演时,也要通知处所,派军警站岗捍卫,免得出事;同时也显示出本人的威风。

  从时间来分

  从时间来分,堂会又分全包堂会和分包堂会两种。

  全包堂会,唱整整一天,从半夜12点开戏,直唱到深夜1点,以至于唱到天亮。主要脚色,多是双出。分包堂会唱半天,或白日、或晚上。

  京城堂会戏

  有权有势的主儿办堂会戏也气儿粗,有点耍胳膊根儿的意义。例如,1917年(民国6年),北洋军阀段祺瑞接待桂系军阀广西督军陆荣廷来京,在金鱼胡同那家花圃演堂会戏,大轴是谭鑫培的《洪羊洞》。其时谭鑫培因患伤风,婉言回绝。可是第二天,差人局来人用打单的口吻对谭鑫培说:“你如果不唱这个堂会,小心明儿就把你抓起来;你如果唱这个堂会,明儿连你的孙子,也能够放出来。面前摆着两条道,你拣着走吧!”说完扬长而去。(谭鑫培的孙子,叫双儿,在一个月前因事被拘留)。谭鑫培处于要挟强逼之下,得病去唱堂会,唱完后回家不久就病逝了。所以社会上传播着:“接待陆荣廷,气死谭鑫培”如许的话。

  京剧界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梅兰芳、尚小云、高庆奎等名演员碰到家中华诞、满月,多是邀几场曲艺堂会。鼓界大王刘宝全嗓音甜脆清澈、高耸无力,所唱《大西厢》、《战长沙》、《伯牙摔琴》等段子,最受接待。其他,金万昌的梅花大鼓,“老倭瓜”、“架冬瓜”、富少舫的风趣大鼓,白云鹏的《红楼》段子,“快手刘”的戏法,以及单弦、联珠快书等节目,也都在堂会上遭到接待。

  1942年腊月初七日,尚小云办寿辰,还约了几场杂耍堂会。

  梨园界办堂会戏请同业者,大都反串扮演,认为添趣。

  1919年9月11日,余叔岩为母做寿,在西河沿内正乙祠举办堂会。白日表演杂耍,晚上表演京剧。其间名伶反串,妙趣横生。如《春香闹学》竟由架子花脸李寿山饰演春香,以其伟岸之躯强做少女娇憨之态,令人捧腹。又如《打杠子》,花旦芙蓉草(赵桐珊)反串强盗张三,武花脸钱金福反串村妇,竟用嘶哑之嗓念柔媚之音,令人忍俊不由。特别演到村妇用计诓过杠子之后,他一反“常态”,恢复其武花脸的表演,挥舞木杠,上下翻飞,有奇峰突起之妙。

  东道主余叔岩除表演拿手戏《问樵闹府》外,还在大轴戏《辕门射戟》中起扮刘备。此剧由梅兰芳反串吕布,穆麻子饰演张飞,李寿山饰演纪灵,阵容划一。梅兰芳扮相俊秀,风姿潇洒,唱腔刚健委婉,一洗脂粉之气,观众为之倾倒,把堂会推向飞腾。

  1923年2月,值夏历春节,黎元洪的于正月初八至初十设席三天,并邀男女名伶同台演戏。初八11时至下战书2时款待蒙古王公。表演剧目为:琴雪芳《麻姑献寿》,梅兰芳、余叔岩、钱金福《庆顶诛》,金少梅《贵妃醉酒》,杨小楼《麒麟阁》。初八日2时至8时款待议员,表演剧目有陈德霖王凤卿、尚小云、龚云甫、王瑶卿、朱素云《南北和》,金少梅《女起解》,梅兰芳《玉堂春》,苏兰芳、李桂芬、王金奎《大保国》,余叔岩、杨小楼《八大锤》,琴雪芳《黛玉葬花》,陈德霖、龚云甫《孝义节》,碧云霞《天女散花》。初九日下战书3时至7时款待交际团,表演剧目有琴雪芳《悦来店》,余叔岩、尚小云《御碑亭》,苏兰芳《芦花河》,梅兰芳《木兰从军》,金少梅《令媛一笑》,杨小楼、郝寿臣、王长林《连环套》。初十日12点至晚7点款待本府各机关。表演剧目有:王凤卿《文昭关》,金少梅《打花鼓》,谭小培、郝寿臣、尚小云、萧长华《秘诀寺》,杨小楼《安天会》,琴雪芳《仙缘记》,余叔岩、陈德霖、王又宸、梅兰芳、龚云甫、程继先《四郎探母》,程砚秋、筱翠花《樊江关》,俞振庭《青石山》。像如许男女合演,历时三天的堂会戏,仍是不多见的。

  1937年,出名人士张伯驹,终身研习京剧,曾从余叔岩学艺。当其40岁华诞时,叔岩建议为河南客岁发生旱灾,而募捐义演,遂在福全馆举办。开场为郭春山《回营打围》,程继仙《临临江会》,魏莲芳《女起解》,王凤卿《鱼肠剑》,杨小楼、钱宝森《豪杰会》,于连泉、王福山《丑荣归》。大轴为《空城计》,张伯驹饰诸葛亮,王凤卿饰赵云,程继仙饰马岱,余叔岩饰王平,杨小楼饰马谡,陈香云饰司马懿,钱宝森饰张郃,萧长华、马富禄饰二老军。可谓众星捧月,相映成辉,传为梨园佳线年北伐后,北京堂会戏渐趋萧瑟,不外由于堂会戏已成习俗之故,还有时不竭呈现。直至国府南迁,达官权贵接踵离京,北京堂会戏才跟着政治形势的改变逐步消沉。已构成社会习俗的堂会戏,转而流向民间。民间偶有庆祝之举,盖多由“票界”串演,所费不多且能一过戏瘾。表演地址多在各大饭庄,如西单的聚贤堂,地安门的庆和堂,金鱼胡同的福寿堂,隆福寺的福全馆等处。其时北京“票界”关醉蝉等人时常在堂会中一显身手。

  1949年1月,京城“四大名医”之首的萧龙友先生过80寿诞,广发请柬(系便宜的木版印刷的诗书画签,上书80自寿诗),在西单牌坊报子街的名饭庄“聚贤堂”请客办堂会。

  萧龙友的医名博识,其婿蒋兆和又是闻名京城的大画家,所以来人浩繁,又多系社会名人。庆寿之日,社会名人所赠的字画近400幅。陈半丁、汪蔼士、齐白石、梅兰芳、吴镜汀、程砚秋、徐宗浩、荀慧生等皆有佳作。

  蒋兆和为老泰山特绘一幅在天井歇息的坐姿像,其夫人、书法家肖琼密斯补景添树,萧龙友亲题诗句于画幅上。肖琼先生是北京文史馆馆员,曾对笔者详述过此次堂会的盛况。此后京城办喜庆做堂会的事就少少再现了。

  上海堂会戏

  当前,戏曲艺术空前繁荣,在上海地域,田主士绅、豪商富商处所显户之府第厅堂,演唱戏成功风,大凡逢年过节或家庭喜庆请客,必演剧扫兴。演员有本府蓄养的歌女、歌惶、家班梨园,也有受雇前来献艺的职业梨园艺伶。表演场合多以厅堂铺设一红路朗充作舞台,或则私人园林中之戏楼、舞树及打唱台。然此类表演在明清时髦不以“堂会”称之,“堂会”的说法始于京剧昌隆当前。

  明、清期间

  快乐喜爱戏曲的封建士宦阶级,大都通晓乐律,此中不乏江南剧作名家,能便宜传奇作品供伶人敷演,有的还能歌善演,亲身粉墨登场,对后世较有影响。如明成化前后嘉定剧作家沈采作《干金记》传奇一部,由家班梨园对付成剧。明嘉(靖)隆(庆)年间松江何元朗宅邱蓄歌女一班,长于歌舞戏曲。何每令之呈艺于红路既上,以款待文友,或延民间职业梨园艺人入府演唱,以请客娱宾。明万积年问,青浦知县屠隆曾便宜《县花记》传奇一部,令家班梨园搬演于戏厅,在排练或观剧过程中,兴之所至,屠本人亦欣然登场,与伶辈同台串戏。清乾隆年间,宝山月浦人周书,作《鱼水缘》传奇一部,“付伶伦歌之,颇合节”。“演时听者甚众”。

  这一期间上海城厢士宦府第的堂会演剧亦颇为屡次,据潘允端《玉华堂日志》中记述,在潘府豫园(按,此系明万积年刑部尚书、松江贵寓海人潘恩晚年游憨之所)蓄有家乐梨园一班二十四人,并歌僵多名。自明万历十四年(1586)至万历二十九年的这十五年间,因家庭喜庆,家人消闲娱悦或请客应付之需,在点春堂、乐寿堂和西园戏台等处表演的堂会戏不下八十次。表演者除家乐、梨园和歌侵小肠外,另有其时民间风行的各类声腔的梨园,如“余杭梨园”、“浙”、“绍兴梨园”、“微州伶人”、“吴门伶人”、“姑苏伶人”、“七阳梨园”等等。上述浩繁民间职业梨园艺人,先后应邀来到豫园,别离上演了《宝剑记》、《精忠记》、《荆钗记》、《玉环记》、《明珠记》等二十多种昆腔全数大戏,还有不少以卞阳腔系谙声腔演唱的杂剧折子戏和单出歌舞小戏。潘允端在其日志中还述及,潘之至友、华亭顾正心和顾正谊昆仲府中亦均有家班梨园,常年剧乐不辗。

  清道(光)咸(丰)

  之后,上海成为新兴的工贸易城市,戏园成为市人的次要文化文娱场合,承应堂会演剧被正式列入各戏园营业运营范畴。其时,凡官府、商团甚至外商洋行举行公宴勾当,必大张戏乐,并多假三雅园、丹桂、天仙等一流戏园笼宴观剧。凡是是正厅摆宴,名角陪笼佰酒,舞台演剧扫兴。同治十一年(1872)六月《申报》载昆溪养浩生《戏园竹枝词》描画宫府公宴堂会戏曰:“戏园请客小补救,酒菜包来满正厅;座上何多交战士,纷纷五品戴花钥。”外商洋行在戏园包厅公宴,演剧请客者,好像治十三年春,太古洋行(即英商太古汽船公司)在丹桂茶园包厅请客,时人于《绎苦馆日志》中评述此次堂会演剧“戏甚佳”。与此同时,一些惯于附庸风尚的上流社会人士,常喜择园林舞台演唱堂会,笼宴娱宾。同治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申报》载:“今日广邦宴请前广东巡抚蒋中亟,招丹桂全班在点春堂演剧。”在西园、徐园、半淑园、张园等沪上名园,也常有工商界人士、社会名人在此举办堂会。除演剧待客外,有时还通过举办堂会演剧集资募捐、筹款助贩。如光绪二十七年(1901)正月,陆药伯为筹善捐,于味药园演剧一日,“召集申城官、商百人来观,每人出银饼二枚或一枚,以助贩”。此动静在《申报》颁发后,惊动一时。

  跟着京剧在市民阶级中观众面的扩大,民间殷实人家办堂会戏,一改往昔由清音班(堂名班)座唱昆腔戏的习俗,纷纷延邀京班髦儿戏之女优表演。其时此类堂会戏上演剧目多为《戏风》、《教子》、《捉放曹》、《汾河湾》、《打花鼓》、《买肥脂》等京剧折子戏。每堂戏价为十元至十三元不等,(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为十六元至二十四元)视梨园档次和脚色戏码而定。

  上海的堂会演剧之风,仍流行不衰。虽然封建时代士宦府第的家班堂会已不复可见,但抚玩堂会戏却成了十里洋场新贵权豪们追求享乐糊口和焙耀财势的主要形式,在沪地官商巨子、海上闻人、封建遗老、下野权要的居所,堂会演剧此起被落,而一些海上闻人“富翁明1,对于堂会戏尤为热衷。此类人大多爱好京剧,就中不乏戏迷票友,有的还经常登台表演。他们每举办堂会,必广罗名角,光彩昌大,借戏院舞台表演。

  1931年

  (民国二十年)六月,海上闻人杜月笙,为庆贺其在家乡高桥建筑的杜氏宗词完工,广罗北平(北京)上海等地京剧诸大名角,于落成仪式之际,举行了一次规模空前昌大的堂会演剧,并将三天堂会戏所有参演演员及其剧目登报发布,杜氏堂会表演阵营强大,由梅兰芳、程砚秋、苟慧生、尚小云、杨小楼、金少山、马连良、言菊朋、高庆奎、谭小培、龚云甫、萧长华、姜妙香、熙膀童、李吉瑞、王又良、蓝月春、刘宗杨等五十余位名角和名票多人,上演了《天官赐福》、《金榜落款》、《龙风呈样》、《富贵长春》、《红鬃烈马》、《长扳坡》、《忠义节》、《五花洞》、《八大锤》和《庆赏黄马褂》等四十个剧目。盛况空前。

  1936年

  (民国二十五年),海上闻人张啸林为庆六十生辰,举办昌大堂会,凡京剧南北名角均被汲取而来,因演员过多,不得不分成两班,在戏院和家宅同时表演。同年六月,旅居沪地之下野权要陈获龙,为庆贺八十寿诞,盛演堂会戏,当时,正在黄金大戏院表演的马连良、章遏云、叶盛兰、金少山等京中名角,应邀与王艺芳、李万春等南方名角一路加入了此次堂会演剧。

  抗日和平期间

  在孤岛和沦亡期间的上海,市间因商界请客、婚寿喜庆而延班邀角演唱堂会戏者,仍不鲜见,据京剧老艺人孙柏龄回忆,四十年代初,他所搭班的新新公司大京班每月要衔接堂会演剧五六场戏。以赵松棉、高雪憔、盖三省和孙柏龄为配角的堂会演剧,每堂戏价为五十元至六十元,此为其时艺人主要经济来历。同时,其时上海的汉奸恶霸豪侈淫逸,常协迫戏曲演员为之唱堂会戏,遭到爱国艺人的抵制。如汪伪汉奸邵式军为过四十岁大举堂会,邵欲以一万元重金收买盖叫天等名角为之“十演《铁公鸡》”。盖叫天等人其时虽糊口贫苦,但不为所动,固辞不演,表示了爱国艺人高尚的民族时令与艺术威严。1949年后,不再有堂会戏之表演。

  《中国戏曲志·上海卷》 ,第703-704页。

  词条标签:

  堂会戏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3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8-08-14)

  凸起贡献榜

  快乐喜爱此道愿守贫

  从“戏码”来分

  从报答来分

  从时间来分

  京城堂会戏

  上海堂会戏

  明、清期间

  清道(光)咸(丰)

  1931年

  1936年

  抗日和平期间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