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堂会戏 > 堂会戏的京城堂会戏

http://allaroundrc.com/thx/34.html

堂会戏的京城堂会戏

时间:2019-07-31 00:5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搜刮相关材料。也可间接点“搜刮材料”搜刮整个问题。

  擅长:暂不决制

  有权有势的主儿办堂会戏也气儿粗,有点耍胳膊根儿的意义。例如,1917年(民国6年),北洋军阀段祺瑞接待桂系军阀广西督军陆荣廷来京,在金鱼胡同那家花圃演堂会戏,大轴是谭鑫培的《洪羊洞》。其时谭鑫培因患伤风,婉言回绝。可是第二天,差人局来人用打单的口吻对谭鑫培说:“你如果不唱这个堂会,小心明儿就把你抓起来;你如果唱这个堂会,明儿连你的孙子,也能够放出来。面前摆着两条道,你拣着走吧!”说完扬长而去。(谭鑫培的孙子,叫双儿,在一个月前因事被拘留)。谭鑫培处于要挟强逼之下,得病去唱堂会,唱完后回家不久就病逝了。所以社会上传播着:“接待陆荣廷,气死谭鑫培”如许的话。

  京剧界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梅兰芳、尚小云、高庆奎等名演员碰到家中华诞、满月,多是邀几场曲艺堂会。鼓界大王刘宝全嗓音甜脆清澈、高耸无力,所唱《大西厢》、《战长沙》、《伯牙摔琴》等段子,最受接待。其他,金万昌的梅花大鼓,“老倭瓜”、“架冬瓜”、富少舫的风趣大鼓,白云鹏的《红楼》段子,“快手刘”的戏法,以及单弦、联珠快书等节目,也都在堂会上遭到接待。

  1942年腊月初七日,尚小云办寿辰,还约了几场杂耍堂会。

  梨园界办堂会戏请同业者,大都反串扮演,认为添趣。

  1919年9月11日,余叔岩为母做寿,在西河沿内正乙祠举办堂会。白日表演杂耍,晚上表演京剧。其间名伶反串,妙趣横生。如《春香闹学》竟由架子花脸李寿山饰演春香,以其伟岸之躯强做少女娇憨之态,令人捧腹。又如《打杠子》,花旦芙蓉草(赵桐珊)反串强盗张三,武花脸钱金福反串村妇,竟用嘶哑之嗓念柔媚之音,令人忍俊不由。特别演到村妇用计诓过杠子之后,他一反“常态”,恢复其武花脸的表演,挥舞木杠,上下翻飞,有奇峰突起之妙。

  东道主余叔岩除表演拿手戏《问樵闹府》外,还在大轴戏《辕门射戟》中起扮刘备。此剧由梅兰芳反串吕布,穆麻子饰演张飞,李寿山饰演纪灵,阵容划一。梅兰芳扮相俊秀,风姿潇洒,唱腔刚健委婉,一洗脂粉之气,观众为之倾倒,把堂会推向飞腾。

  1923年2月,值夏历春节,黎元洪的于正月初八至初十设席三天,并邀男女名伶同台演戏。初八11时至下战书2时款待蒙古王公。表演剧目为:琴雪芳《麻姑献寿》,梅兰芳、余叔岩、钱金福《庆顶诛》,金少梅《贵妃醉酒》,杨小楼《麒麟阁》。初八日2时至8时款待议员,表演剧目有陈德霖、王凤卿、尚小云、龚云甫、王瑶卿、朱素云《南北和》,金少梅《女起解》,梅兰芳《玉堂春》,苏兰芳、李桂芬、王金奎《大保国》,余叔岩、杨小楼《八大锤》,琴雪芳《黛玉葬花》,陈德霖、龚云甫《孝义节》,碧云霞《天女散花》。初九日下战书3时至7时款待交际团,表演剧目有琴雪芳《悦来店》,余叔岩、尚小云《御碑亭》,苏兰芳《芦花河》,梅兰芳《木兰从军》,金少梅《令媛一笑》,杨小楼、郝寿臣、王长林《连环套》。初十日12点至晚7点款待本府各机关。表演剧目有:王凤卿《文昭关》,金少梅《打花鼓》,谭小培、郝寿臣、尚小云、萧长华《秘诀寺》,杨小楼《安天会》,琴雪芳《仙缘记》,余叔岩、陈德霖、王又宸、梅兰芳、龚云甫、程继先《四郎探母》,程砚秋、筱翠花《樊江关》,俞振庭《青石山》。像如许男女合演,历时三天的堂会戏,仍是不多见的。

  1937年,出名人士张伯驹,终身研习京剧,曾从余叔岩学艺。当其40岁华诞时,叔岩建议为河南客岁发生旱灾,而募捐义演,遂在福全馆举办。开场为郭春山《回营打围》,程继仙《临临江会》,魏莲芳《女起解》,王凤卿《鱼肠剑》,杨小楼、钱宝森《豪杰会》,于连泉、王福山《丑荣归》。大轴为《空城计》,张伯驹饰诸葛亮,王凤卿饰赵云,程继仙饰马岱,余叔岩饰王平,杨小楼饰马谡,陈香云饰司马懿,钱宝森饰张郃,萧长华、马富禄饰二老军。可谓众星捧月,相映成辉,传为梨园佳线年北伐后,北京堂会戏渐趋萧瑟,不外由于堂会戏已成习俗之故,还有时不竭呈现。直至国府南迁,达官权贵接踵离京,北京堂会戏才跟着政治形势的改变逐步消沉。已构成社会习俗的堂会戏,转而流向民间。民间偶有庆祝之举,盖多由“票界”串演,所费不多且能一过戏瘾。表演地址多在各大饭庄,如西单的聚贤堂,地安门的庆和堂,金鱼胡同的福寿堂,隆福寺的福全馆等处。其时北京“票界”关醉蝉等人时常在堂会中一显身手。

  1949年1月,京城“四大名医”之首的萧龙友先生过80寿诞,广发请柬(系便宜的木版印刷的诗书画签,上书80自寿诗),在西单牌坊报子街的名饭庄“聚贤堂”请客办堂会。

  萧龙友的医名博识,其婿蒋兆和又是闻名京城的大画家,所以来人浩繁,又多系社会名人。庆寿之日,社会名人所赠的字画近400幅。陈半丁、汪蔼士、齐白石、梅兰芳、吴镜汀、程砚秋、徐宗浩、荀慧生等皆有佳作。

  蒋兆和为老泰山特绘一幅在天井歇息的坐姿像,其夫人、书法家肖琼密斯补景添树,萧龙友亲题诗句于画幅上。肖琼先生是北京文史馆馆员,曾对笔者详述过此次堂会的盛况。此后京城办喜庆做堂会的事就少少再现了。

  你会梦见本人从高处坠落吗?

  欧美股市都是绿涨红跌,为啥中国相反?

  “癌症惊骇症”成为年轻人的虚拟梦魇?

  广州地铁为什么会“”?

  去往列表页

  小我、企业类侵权赞扬

  违法无害消息,请鄙人方选择后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