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免费资料大全 > 清代以来北京堂会戏的几项开场仪式张卫东

http://allaroundrc.com/thx/105.html

清代以来北京堂会戏的几项开场仪式张卫东

时间:2019-08-05 22:5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张卫东昆曲不是戏更不克不及…

  张卫东《清末以来的京郊农村…

  张卫东《中国戏曲艺术赏析》…

  张卫东|按前人审美妙念去理…

  张卫东|传承昆曲不克不及改雅为…

  清代以来北京堂会戏的几项开场典礼

  清代,演堂会戏,开场要有“破台”、“净台”、“跳灵官”、“跳加官”、“跳财神”和“报台”等几项典礼。这些典礼可繁可简,次要看处事本家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情况而定。凡是举行这几项典礼,都要由本家别的给演员一笔赏钱(梨园行不肯称“赏钱”,只称“彩钱”)。到民国后期只保留“跳财神”和“跳加官”两项,其他典礼均已拔除。

  旧时,破台分为“大破台”和“小破台”两种,前者是新筑戏台和“白虎台”使用的破台典礼;后者是新搭彩台使用的简单破台典礼。

  梨园行人对舞台方位很有讲究,凡坐东的戏台为“青龙台”;坐西的则为“白虎台”。旧有“青龙背上屯军马,白虎头上莫安营”的说法,若是要想在“白虎台”上唱戏,就必必要以“大破台”的典礼进行禳解。认为只要如许才能使表演成功,演员在台上才不会呈现灭亡、摔伤等变乱。

  “大破台”的典礼搞得很奥秘,居心制造阴沉可骇氛围。凡是选择在夜半“阴气最盛,鬼魂初露”的子时初刻(夜十二点)举行。梨园以外的人一律不准旁观。所有的演员、检场人和乐队吹奏员嘴里都叨一个朱砂包,为的是“避邪”。前台不准点灯,后台只点一盏小油灯。由“架子花脸”扮成煞神;由武生、小生、老生、文净等扮四个灵官;再由一名唱花旦的演员扮女鬼。别的还要预备一个纸糊的女鬼;一只黑色羽毛的活公鸡;一束五彩锦线;五个黑砂碗,内装赤豆杂粮。检场人要预备火彩、烧酒和“敬神赋税”——纸元宝、黄钱、千张等。

  典礼起头,场上只要一堂武场乐队,用高腔鼓点“打通”之后,扮煞神的演员手持一把真宝剑,在台上场门平拍一下,发出“啪”的一响,这时,事先放到舞台上赋税盆中的烧酒被检场人撒的一把“过梁”火彩引着,后台的众灵官即将小油灯吹灭,扮女鬼的演员在场上赋税盆中酒火蓝光的映照下,由上场门跳上。检场人再撒一把“吊鱼”火彩,跟着火彩的烟雾,扮煞神的演员持剑,四位扮灵官的持鞭,上场搜索身着缟素的“女鬼”。武场上遂起“吃紧风”锣鼓,“女鬼”在舞台上越跑越快,煞神和四位灵官紧追不舍,最初,“女鬼”表示出万分惊慌的神志,跳下舞台,将事先预备好的纸糊女鬼抱在怀中,在台下藏了起来。台上煞神在检场人所撒火彩的光线下寻找“女鬼”,另一位检场人递过公鸡,煞神当即用剑把鸡头剁下,以左手拿鸡,将鸡血淋洒在台上。随后,用剑把摆在堂桌上的五个黑碗逐个剁碎,碗中洒出的赤豆杂粮和五色棉线则由四位灵官捡起交往舞台的四周抛掷,边抛边寻找“女鬼”。这时,“女鬼”再次来到台边,当被四灵官发觉,即同煞神一齐追下舞台,“女鬼”做不克不及脱身状,急将怀里抱着的纸糊女鬼抛给了煞神,忽忙逃出院子大门之外。煞神将纸糊的女鬼意味性地剁几下,四灵官意味性地用鞭抽打几下后,即由检场人放到大门外,用赋税盆中的酒火引着。

  至此扮女鬼的演员始从后门进入后台卸装。但不准从原路前往。待纸糊的女鬼被烧尽后,四灵官与煞神乃从头回到舞台上,这时前后台方可点灯。武场复兴一番锣鼓,四灵官与煞神表态之后,即从下场门回到后台卸装。

  舞台上则由四名青年演员扮成孺子,往台上淋洒烧酒,擦净鸡血,再把一份敬神赋税放到赋税盆里焚化。最初,用新笤帚、新簸箕清扫台面,并把事先画好的“破台咒”钉在舞台正中。

  至此,大破台的典礼即全数竣事,第二天半夜就正式开锣唱戏了。迨至民国初年,这种大破台典礼已被简化。只用一个“架子花脸”扮灵官,一个花旦扮女鬼。表演程式根基上一样。但须申明的是,非论清代或民国,该项典礼必需由昆弋班的演员表演,其他剧种演员是不克不及应承破台。如若其他剧种的梨园需要破台时,就由该班班主去礼聘一位昆弋班的花脸演员。清末,胜庆玉是醇王府恩庆昆弋班的出名花脸艺人,在北京梨园行里很有威望。所以,凡有大破台的典礼都要请他去帮手。

  “小破台”典礼次要是用在新搭彩台上。一般在半夜一点以前举行。例由武场乐队“打通”之后起头。按例由“架子花脸”扮灵官,穿红靠,但不扎靠旗,戴红色扎髯,勾红脸,眉心画一竖眼,左手挽袂,右手执灵官鞭。该扮相取材于道观中所塑的护法神王灵官的抽象。武场上由一人打大铙,一人打大钹,一人打大锣(比一般锣大两倍,与“官鼓大乐”用的锣类似,又称“大筛”),在单皮鼓的批示下打起“高通”(即“高腔锣鼓”)。这时,检场人撒一把“吊云”火彩,扮灵官的演员在后台高喊一声“嘿!”,跟着火彩的烟雾上场表态。然后,武场起“走马锣鼓”,扮灵官的演员做一些舞鞭、挽袂、腾跃等跳舞身材后,由检场人递过一只大活公鸡(羽毛必需是黑色的),灵官即将鸡脖子一扭,用检场人递上来的刀将鸡头剁下,再把鸡血淋洒在台柱子和台唇上,以避邪镇台。最初,检场人把死鸡拿到后台,再将一个赋税盆和一份敬神赋税放在台的两头,由扮灵官的演员把事先预备好的一挂鞭炮用竹杆挑起,走到下场门犄角。另一检场人急将台毯卷起一半,站在上场门边,背朝观众向赋税盆内扔一把“过梁”火彩,正好落在盆内,把敬神赋税引着。接着,扮灵官的演员把手中的鞭炮,放在正在燃烧的赋税盆中引着,登时“噼噼啪啪”地一齐响了起来。灵官手挑鞭炮沿着台口摆布走动,待鞭炮放完,从下场门回后台。场上由两位青年演员扮成孺子,用新笤帚、新簸箕把鞭炮皮子全数扫在赋税盆里。梨园行人称此为“敛财”;用烧酒把台柱子上的鸡血擦净;再把事先预备好的破台符咒钉在舞台正中;然后放下台毯。这时,由检场人递上两个红漆托盘,里面各放一个长五寸,宽两寸五的红折子,上面写着该班承应的所有戏目。二孺子托着盘子走下台来,向本家仆人献上红折,敬请点戏。本家点完戏,按例要给一些破台的赏钱(梨园行习称“彩钱”)。至此,小破台典礼始达成事。

  凡是举行了小破台典礼,就不再跳“四灵官”或“群灵官”了。此咒无音乐伴奏,梨园行称之为“干念”。

  一般有破台典礼的堂会必有“净台”典礼,由于人们认为破台并不克不及除净所有的邪祟,因而还须用净台典礼把一切残留的邪魔外祟完全摈除清洁。

  清代的净台均由昆弋班的“王帽老生”演员表演(其他梨园艺人一般是不克不及胜任的),其所扮人物是一位头戴五佛冠,身披大红偏衫、戴白胡须(梨园行术语称:白二字髯)的法师,梨园行尊称为“官”。由乐队武场的小锣打上。官手拈佛珠,边念“净台咒”,边摆布巡视,走一个圆场后,从下场门回后台。官念咒时,后台要给梨园祖师爷上香。所有的艺人都不准讲话。

  净台后,按例由本家赏给丰厚的“彩钱”,由该班管事的接过来,除他小我留下一小部额外,余者分发给每个演员。戏剧界在汗青上最初一次的破台、净台典礼是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京南采育乡一座寺院的酬神堂会上。缘由是其时侵华日寇杀戮了抗日人士后,竟将其头颅挂在该寺的戏台上示众,严峻污染了佛门“清净之地”,所以,这年的庙会演酬神戏堂会时,即由该庙方丈请梨园举行了一次破台、净台典礼。其时特烦京剧老生演员杨荣斌先生担任主演。自此之后,这种净台典礼在北京堂会中再未呈现。

  一般环境下,只要在不搞“小破台”时才表演“跳灵官”。例有“四灵官”和“群灵官”两种表演形式。凡是都鄙人午一时摆布举行。武场“打通”后,奋起,四位灵官在“吃紧风”锣鼓的伴奏下上场。四人均勾红脸,戴红扎髯,穿红靠,不扎靠旗,手持灵官鞭,由老生、武生、花脸、小生等行演员应工。在场上的四位灵官做一些腾跃、挽诀的跳舞,最初,四灵官一齐走大圆场站成一排,由检场人递过四根竹竿,竿上各挑一挂鞭炮,于是,四位灵官接过来,归向舞台的四个犄角。检场人急将台毯卷起一半,再将生铁铸的“赋税盆”放到舞台的正中,另一检场人当即撒一把“过梁火彩”,正将盆里的敬神赋税(千张、元宝、黄钱)引着,这时,四位灵官将手中的竹竿往盆里一挑,几挂鞭炮即被引着,登时,噼噼啪啪地一齐响了起来。四灵官待鞭炮放完后,始回后台卸装。然后,由扮成孺子的两位青年演员拿着新笤帚、新簸箕将台上的鞭炮皮子通盘扫到赋税盆里。暗示敛财聚宝,故扫台谓之“敛财”;两个孺子则谓之“扫财孺子”。至此,跳“四灵官”即达成事。

  清代,还有跳“群灵官”的。由班中净、生行演员扮成八位或十六位灵官。据梨园行传说,清代宫中演戏之前都要跳群灵官,有时赶上节日上三十二灵官,以至上六十四灵官。群灵官与四灵官的表演程式不异,只是因为人多,鞭炮也多,使观众感觉更火炽。清宫讲究用头路好角跳灵官,如谭鑫培、汪桂芬、钱金福、杨小楼等,就连唱花旦的也不破例,如陈得霖、王瑶卿等,都曾在宫中演戏之前跳过灵官。

  民国期间,堂会戏中跳群灵官的现象已不多见,就是跳四灵官也只偶尔有之,但这种排场在每年大岁首年月一梨园开箱表演时还能呈现。

  旧时,唱堂会戏开场时,必有“跳加官”典礼,直至1950年后才在舞台上消逝。跳加官有跳“男加官”、跳“双加官”、跳“女加官”三种表演形式,服饰与道具是公用的,特制的。

  表演跳“男加官”的演员必需是梨园资历较深的老生演员,但不必然是头路名角。所饰演的人物取材于道教仙人“天、地、水”三官中的“天官”(即上元一品赐福天官)。因开场向观众打开的“加官便条”上写着:“天官赐福”、“加官进禄”等吉利祝词,故称“跳加官”。天官头戴黑色相纱,面部不消涂彩,口叨一粉白色、笑眼、五绺黑须的面具,梨园行称“加官脸子”。天官手执牙笏,身穿特制的加官蟒袍,该袍是大衣箱内第二件服装,浑身红色,素缎底,上绣金龙,下绣海水江牙,四周蓝缎镶边,前身有如意飘带一条。扮天官的演员走醉步上场,排场上用小锣、水镲冲击乐伴奏。整冠、捋髯,向上下场门一望、两望,再用手中的牙笏向上指导三下,意味着“指日高升”。场上放有一张堂桌,上放一个长二尺五寸、宽八寸的缎绣卷轴,内绣吉利祝词,梨园行习称“加官便条”。天官把手中牙笏放在桌上,拿起加官便条,向观众打开,上绣“天官赐福”的祝词;先向左面打开,上绣“加官进禄”;再向左面打开,上绣“吉利如意”;最初打开的是“指日高升”。然后放下加官便条,拿起牙笏走着醉步从下场门回后台。至此,跳加官典礼即达成事。

  解放后为了宣传公私合营按照保守成长的秧歌“跳加官”

  跳“双加官”与跳“男加官”的表演略同,是由两位老生演员扮成一对天官,向观众打开加官便条时,把蟒袍的前襟解开,落下一段分歧颜色的袍襟,使袍变成另一种颜色。这种特制的“加官蟒”一般可变四种颜色,每打开一次加官便条,换一句祝词,蟒袍也随之换一种颜色。如许就为堂会添加了喜庆色彩,发生了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艺术结果。

  “女加官”由梨园唱花旦的演员饰演,所扮的人物取材于道教女仙人“王母娘娘”。头戴凤冠,身穿女红蟒袍,手持牙笏,同男加官一样,戴一白色笑眼女面具,梨园行称“女加官脸子”。由上场门上场整冠、束带后,向上下场门一望、两望,然后放下牙笏,拿起加官便条向观众打开,根基上与跳男加官的表演不异,只是用花旦程序、身材表演。下场时用“云步”走到下场门奔后台。

  以上三种跳加官,在堂会戏中一般只用一种“男加官”。如是本家为老太太办华诞,还要加跳“女加官”。但本家要按例赋予较多的赏钱。举行“团拜堂会”、“行戏堂会”时,则要用三种跳加官。

  堂会戏必有“跳财神”的开场典礼。表演形式分为“文财神”和“武财神”两种。文财神取材于道教仙人比干;武财神取材于道教仙人赵公明,一说是西域“大回回”。

  清代中叶当前,文财神的表演形式失传,只要跳武财神的了。凡是跳加官之后是跳财神。检场人在戏台后面摞起两张桌子,上面绑一个小黄帐子,桌上放着两个红木托盘,各有一幅卷好的字轴,用黄线丝绦压着,左面放一顶“忠纱帽”,左面放一顶“金踏镫盔头。财神由梨园中的花脸演员或武生演员饰演,头戴“二郎岔子”(二郎神所戴的公用盔头)上加“红火焰儿”,耳旁插状元金花,搭着黄色彩绸,口叨一个金色、笑眼、黑连鬓胡须的面具,梨园行称“财神脸子”。

  起头,乐队武场起“九锤半”锣鼓,扮财神的演员怀抱一个大金元宝,单手整冠、抖袖、举起元宝腾跃,向摆布各跳两回,即将元宝放在堂桌上,随手再将托盘中的字轴儿打开,是一副春联的形式,上有“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字样。这时,财神即从下场门回后台。由二位管事的拿起春联敬献给本家寿星,本家按例要将早已预备好的两份用红纸封着的赏钱(是从钱庄兑来的纸票或银票,一般不消银两或硬币)别离放到红托盘里,当由本家的下人将春联贴在台柱子或寿堂的门柱上。

  堂会开场典礼的最初一项是“报台”,凡是只要昆曲梨园才有这项典礼。

  报台所扮人物是汉朝御史医生张苍之子张秀玉。由于张秀玉已经偷盗改换皇家的宗卷因此获罪,被剁去双手,所以,演员上台必然要将双手藏在袖中,不克不及让观众看见手。张秀玉例由小生或老生演员饰演,其扮相是头戴“报台巾”(黄色学士巾不加双翅),面部俊扮。身穿淡黄色帔,内衬红褶子,足蹬厚底靴。乐队小锣打响后,演员不整冠,不抖袖,只是双手背后,念报台词,念罢,由下场门走回后台。至此报台即告礼成。往下就演堂会的吉利开场戏了。

  报台台词的内容是按照所举办堂会的性质而决定的,分歧的堂会有分歧的报台词。

  寿庆堂会念:

  春日才游芳草,炎天赏识荷池,秋来黄菊绽东篱,又见雪花满地。百岁白驹过隙,人生不乐何如?浮云富贵总成虚,又是槐安蝼蚁。且乘年少乐,莫悔老来迟——交过光彩!

  弥月堂会念:

  轻薄情面似纸,迁徙荣枯如棋,蕉鹿塞马魂梦飞,体羡蜗名蝇利。瓜豆仕君栽种,收获自有凹凸,攘鸡夺食落廉价,一旦时衰自毙。凭着他锦上添锦;眯睎醉眼,且看演戏中之戏——交过光彩!

  行戏堂会念:

  国泰民安,河清海晏祥麟现,三多嵩祝,四海颂尧天,幸遇唐虞盛世,正逢月丽花妍。梨园双部舞蹁跹,文武争奇夸艳。莫讶移宫换羽,须知时髦新颖。箫韶奏,欢声遍地,齐庆承平年——交过光彩!

  酬神堂会分为释教和道教两种念法。

  释教敬神堂会念:

  从古到今事,人世名胜无限,莫负风花雪月,消磨春夏秋冬。四时欢笑兴偏浓,唱画堂中,悲欢离合敬奉——交过光彩!

  道教敬神堂会念:

  幸遇尧天舜日,喜丽日佳辰,花红柳绿鸟和鸣,莫负春景一瞬。漫自品红品绿,须教协律调音,玉振金声谐节拍,千年万古长春——交过光彩!

  以上只是其时报台时的常用词,还有很多报台词曾经失传。这种报台典礼,早在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以前就从北京舞台上消逝了。民国期间仅姑苏一带办堂会时,还有昆曲梨园举行这种报台典礼。

  (选自2001年北京学苑出书社北京风俗图书《喜庆堂会》)

  登录名:暗码:记住登录形态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

  以上彀友讲话只代表其小我概念,不代表新浪网的概念或立场。

  新浪BLOG看法反馈留言板电线键(按本地市话尺度计费)接待攻讦斧正